Share this content on Facebook!
21 May 2015
其實,有時候,看到一平如鏡的水面時,總想投進一顆石子,生出一個漩渦,蕩出波動,泛起層層漣漪,可石子投進,波動卻在我心上盪開,層層漣漪使我心神不寧,久久不能平復。

其實,有時候,走在鄉間的微陌上,黃昏的霞光迎康泰導遊面襲來,恍如將要走入一場彩色電影,宿歸的鳥鳴是它的配樂,只是卻有些奇怪,為何絕美的場景總是靠近尾聲。

其實,有時候,靜駐在紛擾的雨窗邊,按捺不住自己的心,想就此進入交錯的雨季裡,期盼天女散花,維摩不染。

其實,有時候,路過一片墓地,看著一座座的墳墓,思想會鑽得很深,裡面定會有故事。有的豐富多彩,有的平淡碌碌,即便非富即貴,即便衣食堪憂,也都是這一抔黃土而已。

其實,有時候,廊下的花香總會惹來數隻蜂蝶,很想上前仔細端詳,怎樣採蜜,多久停歇,可又怕彼此受驚。

其實,有時候,我察覺那株蘆薈似是不禁寒冬,有枯敗之象,便想給它一個溫室,度過寒冬,一層薄膜罩上之後,卻讓它從根到心壞掉,徹底死去。

其實,有時候,我會於平凡的生活中發現很多偶然的不平凡。

偶然,站在高樓,俯看著黑夜裡的每一處燈火,一處光明一個家,一個家一個世界,有的平庸,有的發達,有的已經歇息睡去,有的正在嬉鬧,不可否認的是這儘是生活。

偶然,看到鳥籠裡圈養的飛鳥,即使我沒有嘲笑它的束縛,我也不敢直視它,因為我總覺得它的眼神裡滿是譏諷,譏諷我身處桎梏,這個紅塵dermes 投訴難道不是一個大的桎梏嗎?

偶然,身處熙攘喧鬧,人流交錯的十字路口,恍惚看到每個人的頭頂似乎都懸著一本書,有的只是看到了書名,有的看到扉頁,有的雖然露著內容,卻生澀難懂,爵咽困難。

偶然,迎著勁風,關上一扇門,當它合起的一剎那,心裡忽然會有不捨,覺得關上的不是一扇門,而是整個紅塵。是否以後外面的風雨飄搖都與我無關了呢?

偶然,於黑如墨的夜色中看到一點光亮,總以為不是流螢便是磷火,卻從未想到是個歸客。流螢是自然,磷火是契合,歸客是生活,我想到了自然,契合,卻未想到生活。

偶然,躺在床上,什麼都沒想,突然感到自己被掏空了,幻化出另外一個我,站在床前看著自己,譏笑,嘲諷,你的黑夜怎麼如此落寞?

偶然,我發現生活中的一切都在默默地發生著,無論我們關注與否,它都靜靜地沿著世俗的軌道,一絲不苟地出現。恍如野外深谷中的一株百合,不論有沒有人觀賞,它都綻放出自己最美的年華。這所有的自然之妙,只有一雙淨眼,一顆靜心才能看到。

淨眼靜心即是所謂的人身心清淨,清是一種狀態,靜是一種境界。亦如《阿毗達磨俱舍論》裡說的,遠離一切惡行煩惱垢故,名為清淨。這惡行,這康泰導遊煩惱,這垢故,都掩蓋著生活的真實。我們用眼去看到生活的表象,用心去感受生活的內涵,感受生活即是一場禪悟。風原本是看不到的,可我們卻能靜靜地感受,落葉的浮動,水面的蕩漾,都讓我們知道風的到來。時間原本是最神秘的,無處琢磨它的行蹤,可我們卻能從眉間的深壑,鬢角的白髮去知曉它的速度。讓我們好好地凝煉這顆清淨心,去感受更多的生活真諦。


Comments

There isn't any comment in this page yet!

Do you want to be the first commenter?


New Comment

Full Name:
E-Mail Address:
Your website (if exists):
Your Comment:
Security code: